• 太古神王
  • 首页 王卫 非人学园 罗纳尔多 僵尸肖恩 世界第一等 中国国家博物馆 阿玛尼
    我们五岁了!未来的路希望有您继续支持,我们将做的更好!
    当前位置: 主页 > 太古神王 >

    相关阅读

    时间:2020-09-15 02:5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    简介:九千年前,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入太古洪荒,却无一人归来,只有一缕真火遗留世间。 九千年后,门派废徒叶辰,被赶出宗门,无以为家,机缘巧合之下偶得真火,再踏仙武之路。 这是一个神魔仙佛并立的世界,这是一个诸天万域混乱的年代,叶辰的逆天征

      简介:九千年前,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入太古洪荒,却无一人归来,只有一缕真火遗留世间。 九千年后,门派废徒叶辰,被赶出宗门,无以为家,机缘巧合之下偶得真火,再踏仙武之路。 这是一个神魔仙佛并立的世界,这是一个诸天万域混乱的年代,叶辰的逆天征途,由此开始。

      “外门弟子叶辰,因丹田破裂,再无缘仙修,现逐出正阳宗,终生不得再踏入正阳灵山半步。”

      下方,叶辰静静伫立在殿中,神色苍白如纸,听着那无情的宣判,拳头也随之紧握了起来,兴许力道过大,指甲都插进了手心,浸出了鲜血。

      三日前,他帮宗门下山取灵药,却被敌对宗门的高手偷袭,他拼死守护灵药,九死一生回到宗门,丹田却被打碎,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。

      只是,他不曾想到,他的忠心,在这群高高在上的人眼里,却是一文不值,竟然这般迫不及待的要将他赶出去,就像没有用的垃圾一般。

      殿中不屑的声音格外的刺耳,落在叶辰耳中,恍如一根根钢针插在他的心上一般。

      殿外,灵山遍布,古木参天林立,灵气朦胧氤氲,云雾缭绕弥漫,仙鹤衔枝起舞,这里祥和宁静,恍若一片人间仙境。

      但是,如今这一切,在叶辰眼中,都显得那么冰冷,让他忍不住抱着身体瑟瑟发抖。

      周围的嘲笑与轻叹,让叶辰垂下了头,想要说些什么,但话到嗓子口,却好似被鱼刺卡出了一般,此刻他像是一个拉去游街的犯人,被人世所唾弃。

      如今的他,不在是修炼仙人,而是一个丹田破裂的废物,昔日的高傲,早已荡然无存,面对世态炎凉,有的只是默然承受。

      玩味的笑声自前方传来,一个手握折扇的白衣弟子迎面而来,满眼戏虐的看着叶辰,“这是谁啊!这不是咱们叶师兄吗?”

      叶辰微微抬头,从发丝缝隙中看到了来人的模样,他面目白皙,两片轻薄的嘴唇彰显了刻薄,生的还算俊朗,却偏偏长了一双丹凤眼。

      “赵康。”叶辰从记忆中寻到了此人的名字,那时的赵康,可不像现在这般阴阳怪调,那时的他,对他这个叶师兄可是恭恭敬敬的。

      思绪被打断,赵康围着叶辰转了一圈,上下打量着,满嘴尽是咂舌之声,“叶师兄啊!如今怎么变得这般狼狈了,看的师弟我着实心疼啊!”

      “别走啊!”赵康一步横跨,又挡在了叶辰身前,轻摇着折扇,饶有玩味的看着叶辰。

      “都成废物了,还这么硬气。”猛地合上折扇,赵康脸上的笑容顿然散去,“你还真以为你是以前的叶辰?”

      “想走呢?也可以。”赵康再次发话,说着已经岔开了双腿,戏虐看着叶辰,“从我胯下爬过去吧!兴许我还能赏你几块灵石当路费。”

      “赵康。”乍然一声,豁然抬首,叶辰黯淡无光的双眼中,闪过一道冰冷的寒芒。

      “赵康师兄,你这样做是不是.。”围观的人群中,有弟子小声说了一句,想为叶辰抱不平,奈何修为低弱,说的很没有底气。

      “找死吗?”赵康回头大喝,瞪了那名弟子一眼,现场瞬间鸦雀无声,似是慑于赵康的实力,大气都不敢再出一声。

      震住了四周弟子,赵康再次看向叶辰,冷笑一声,“叶辰,你爬还不爬呢?我......。”

      来人衣袂飘摇,三千青丝如碧波流淌,丝丝萦绕光华,那一张绝世的容颜,美的让人窒息,她真如一个下凡的仙女,丝毫不惹凡世纤尘。

      特别是男弟子,眼中更是一片火热,赤.裸裸的垂涎和爱慕暴露无遗,那可是正阳宗外门绝美无暇的仙女,所有男弟子倾慕的对象。

      在正阳宗谁不知道,姬凝霜在所有弟子面前,都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,但唯独在叶辰面前会露出倾世的嫣然,他们是正阳宗公认的金童玉女。

      “姬凝霜。”叶辰声音沙哑,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,他没有转身,眼中却还有复杂之色。

      那曾是他愿用生命守护一生的人,但自从他丹田破裂、修为尽废的那一刻起,那个整日对他绽放嫣然笑容的姬凝霜,却是变得格外的冷漠。

      “凝霜师妹。”这边,赵康已经干脆利落的打开了折扇,笑脸相迎,和之前的凶神恶煞,当真是判若两人。

      对于赵康的笑脸,姬凝霜只是客套的点了点头,神色却依旧是冷漠,好似世间的任何纷纷扰扰,都不能让她的美眸泛起丝毫涟漪。

      轻轻来到叶辰身前,姬凝霜心中虽有轻叹和惋惜,只是美眸中除了冷漠却再无其他,好似是在说:我们,已经不是一路人了。

      “一路走好。”寥寥四个字,虽然美妙如天籁,却依旧掩饰不住姬凝霜语气中的清冷。

      “你这是什么表情,怜悯吗?”没有去看姬凝霜,叶辰只是弯腰去捡落在地上的背包,话语中也再无往日的温情,这样的话别,让人心痛。

      “走了,走了。”轻轻拍打着背包上的尘土,叶辰缓缓的转身,迈动着疲惫的脚步,消瘦的背影,在月夜之下,显得格外孤寂。

      漆黑的夜晚,幽寂的古道上,一匹瘦马缓缓而行,马蹄撞击地面的声音轻慢而有节奏。

      自正阳宗下来,他便一直躺在这马背上,被瘦马驮着,漫无边际,不知道要去往何方,也不知道能去往何方,他自小便是孤儿,被带上正阳宗,没有家,没有父母,记忆中也找不到任何的亲人。

      如今,他被赶出正阳宗,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,前所未有的孤寂,让他不由的蜷缩了一下身体。

      “何处是家啊!”喃喃的话语,在漆黑的夜里,显得格外的清晰,不知不觉中,叶辰的双眼变得朦胧,疲惫让他忍不住要睡去。

      然,就在他眼波迷离的瞬间,那漆黑夜空之上,却有一颗耀眼的星辰坠落,格外的刺眼。

      见状,他豁然坐了起来,眼珠也随着那颗星辰坠落的趋势而转动,那颗星辰是金色的,似是汇聚了亿万星辉,穿越了亘古的岁月,历经了万世沧桑,炙热金辉垂落,照耀了整个星空。

      “那...那是什么。”叶辰怔怔的看着夜空,他甚至可以看到那一道道相连的雷霆。

      他怔然之时,乍然一声轰隆,那星辰坠落了,大地都为之震颤了一下,瘦马似是受到了惊吓,仰身嘶昂一声,而他也随之跌落了马背。

      只是,走近了才发现,那哪里是星空坠落的星辰,而是一朵只有巴掌大小的金色火焰。

      很快,金辉散去,那火焰就如灯的烛火一般,孤零零的悬在那里,虽是火焰,但叶辰感受不到丝毫的高温,摇曳着小火苗,孤零零的,像是一个没有家的孩子。

      “你,也没有家吗?”似是孤单心境相似,让叶辰忍不住伸出了手掌,轻轻摸了过去。

      那火焰似是有灵性,竟然跳到了他的掌心,像一个天真灿烂的孩子,在他掌心中玩耍。

      而那火焰似是很贪玩儿,在他身体内转了一大圈儿,最后一溜烟儿又窜进了他破裂的丹田之中。

      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,因为火焰的缘故,他那破裂的丹田,竟然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愈合了,温暖之意,流遍全身,似是寒冬腊月,沐浴在炙热的阳光之下。

      那火焰在他丹田里上蹿下跳的,似是感觉到他的丹田容量的狭小,它那小火苗的身体,竟然急速的变的庞大,散出灿灿金辉,直至变成一片金色火海,而随着它变成火海,也随之把叶辰的丹田撑大了。

      冥冥之中传来这样的声响,叶辰刚刚复原的丹田竟然又破裂了,是被火焰生生撑破的,变得白蒙蒙一片,像是自成天地,上方白雾缭绕,下方金光耀眼。

      至此,那火焰才乖乖的停了下来,在那里飘来飘去,好似是在游逛自己新创造出来的家。

      他趴在地上剧烈的喘着粗气,浑身已是热汗淋淋,剧烈的疼痛,让额头浮现出一根根青筋,满眼尽是血丝,连脸庞都变得扭曲了很多。

      不知何时,剧痛逐渐消散,而一股股温热之感再次袭满全身,让叶辰恢复了清明。

      此刻,他怔怔的看着自己翻天覆地变化后的丹田,张了张嘴,嗓子有些干涩,“这...这是丹海吗?”

      叶辰之所以那么震惊,是那所谓的丹海,比丹田高出一个等级,只有修为达到空冥境,才能真正开辟出丹海,他如何也想不到,那火焰不仅修复他了丹田,还为他开辟出了丹海。

      很快,天地灵气纷纷向着叶辰汇聚而来,以叶辰为中心形成了灵气漩涡,通过叶辰全身的穴位毛孔灌入了他体内,而后涌入了他的丹海,他的身体就如无底洞一般,鲸吞着天地间的灵气。

      而此时,那火焰又活跃起来,但凡涌入丹海的灵气,都被他强势淬炼成了精纯的金色真气,以至于刚刚开辟出来有些干枯的丹海,变得金晃晃的,真气如金色海洋一般。

      “你是谁啊!”叶辰激灵一下坐了起来,看了看少年,又看看了四周,很是陌生,“这是什么地方,我为什么在这里。”

      “俺叫虎娃。”少年质朴,憨厚一笑,“这里是恒岳宗小灵园,昨夜你昏倒在山林,是俺和爷爷把你带回来的。”

      大楚国一殿三宗,嗜血殿独霸北楚,而正阳宗、青云宗和恒岳宗雄踞南楚,一定意义上来说,恒岳宗和正阳宗还是敌对的。

      “你饿了吧!俺给你弄点吃的。”见叶辰发愣,虎娃一边说着,也已经跑了出去。

      “昨夜?”想到昨夜的事,叶辰慌忙检查自己的身体,丹海是金晃晃的一片,似一方世界,上方白雾朦胧,下方滚滚的金色真气汹涌。

      叶辰呼吸有些急促,一觉醒来,破碎的丹田不仅修复了,还开辟出了丹海,连丹海中的真气都变得越发的精粹,握着拳头,他找到了久违的修士感觉,视力和力气,也在这一刻,有了前所未有的升华。

      想到那金色火焰,叶辰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悬浮在丹海中的金色火焰,它摇曳着火苗,还如孩子般雀跃。

      顿时,房间中的温度,瞬间攀升了上来,而他却感受到不到恐怖的温度,反而对火焰还有一种亲切感。

      “你以后就跟着我了。”叶辰笑了笑,轻轻抚摸着那朵真火,心情说不出的愉悦。

      走出房门,叶辰环视一看,这乃是一个小园,只有方圆二十丈,小园中央还有一棵栽种的灵果树。

      三人围坐在一张本就不大的石桌前,旁边还蹲着一只体型巨大的鸟,此刻正眼巴巴的看着桌上食物,修士界,这种鸟被称为灵兽,是作为修士代步用的。

      经过交谈,叶辰才知道,昨夜救他的老人叫张丰年,因犯错,被废掉修为、贬下了宗门,以至于住的地方几乎接近于恒岳宗灵山的山脚下。

      “来,小鹰,这块给你。”虎娃把碗里一块不舍得吃的腊肉抛给了那只巨鸟,说着还不忘用小手摸了摸那巨鸟的大脑袋,看架势是把那巨鸟当做亲人看待了。

      正在狼吞虎咽往嘴里塞食物的叶辰,听到张丰年的问话,慌忙放下了碗筷,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    “那真是可惜了。”张丰年一声轻叹,“风华正茂,该寻一个修炼宗门才是,毕竟宗门里有你需要的修炼资源,也不至于如此年纪,修为才到凝气一重。”

      “前辈说的是。”叶辰再次一笑,还是隐瞒了自己的过往,当然,可以再次修炼了,他也必定会再寻修炼宗门。

      张丰年说的在理,做散修,不安全不说,仅仅这修炼资源的确就是个问题,而做门派弟子就不一样了,至少有宗门可以依靠,修炼资源也有一定的保障。

      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,恒岳宗实力不弱正阳宗,况且他此时也的确没什么地方可去,身在恒岳宗,这里必定也是他最好的选择。

      可以说,他此时是干劲十足,在正阳宗他就是一个佼佼者,他坚信,有那真火相助,在恒岳宗,不久的将来,也必定能大放异彩。

      听着这四个字,叶辰又不得的暗自打量起这个老人,他虽是不能修炼废人,但也并非表面那么简单。

      “张涛,你干什么。”虎娃当即站了起来,愤怒的看着那白袍子弟,而张丰年的脸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,就连一旁的巨鸟也呱呱的叫个不停,张开大翅膀把虎娃护在了自己的身后。

      叶辰瞥了一眼张涛,看出他乃是恒岳弟子,因为道袍上有恒岳二字,而且他一眼看透了这张涛的修为,已经达到凝气第二重了。

      张涛冷哼一声,凶神恶煞的看向了张丰年,“老东西,赶紧交出来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      “给脸不要脸。”乍然一声暴喝,张涛一脚踢翻了桌子,凶神恶煞的,就像一个刀尖舔血的强盗一般。

      那一旁的巨鸟,已经扑闪着翅膀冲了过来,虽是低级灵兽,但却有较高的灵智,大眼中有人的表情,那是愤怒。

      “找死。”张涛眸光一冷,掌指之间有真气萦绕,瞬间凝聚成了气刃,瞬间在大鸟身上留下一道血壑。

      “交出来,不然别怪我心狠手.。”张涛逼近一步,只是那个“辣”字还没说出来,一旁的叶辰,劈头盖脸就是一掌呼了过来。

      张涛被打蒙了,还未没有反应过来,便发现自己的手臂被叶辰狠狠拽了一下,身体瞬间失去平衡,随即便与地面分离了,他整个人都被抡飞了起来。

     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,上一刻嚣张跋扈的张涛,被叶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,僵硬的地面被生生砸出一个人形出来。

      这一幕,看着张丰年都傻眼了,一旁的虎娃,看到如此彪悍的叶辰,也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,凝气二重天的张涛,竟然一个照面就被叶辰撂倒了。

      若是拼真气,修为同是凝气一重,叶辰丹海的真气数量是他们的三倍,这样算起来,叶辰修为虽在凝气一重,但却堪比普通凝气境第三重。

      夜晚,叶辰为小鹰输送了真气,这才保住了小鹰的性命,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,这只忠心的巨鸟灵兽,都很难在空中飞行了。

      “小友,今天真是谢谢你了。”张丰年坐在石阶上,神态看着苍老了很多,被自己的徒弟下毒手,对于他这个和蔼的老人而言,真是无比的伤痛。

      只听张丰年一声暗叹,浑浊的老眼中尽是缅怀之色,好似想起了悲伤的往事,“我曾是恒岳宗的长老,只因犯了大错,才被贬到这小灵园,而那张涛,就是我曾经的弟子,一切都是我的错,是我教导无方。”

      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。”叶辰安慰道,“前辈不必自责,是他的秉性如此而已。”

      “他就是想要爷爷的天灵咒。”一旁的虎娃气呼呼的,小拳头攥得紧紧的,“这些年爷爷攒的那些东西,都被他抢光了,每天都来欺负俺们。”

      叶辰对着名字并不陌生,恒岳宗有一种灵符,名唤天灵咒,一旦贴到人身上,便会短时间内封住那人的真气,这种符咒,早就已经闻名三宗了。

      “小友,推荐信函我已经写好了,明天就上山修行吧!你的天赋不低,可不要埋没了。”在叶辰沉思之时,张丰年已经把一封信件和一部卷宗塞进了叶辰手里,“还有这卷宗,乃是介绍恒岳的,没事多看看。”

      深夜,叶辰跳出了小灵园,寻了一处僻静之地,便盘膝在岩石之上,静静揣摩丹海真火的玄妙。

      自从得了这真火,他叶辰可是受益不浅,先是修复了丹田,后又开辟了丹海,真气也一并被淬炼的无比精纯,可以说他此时的根基,比在正阳宗时还要牢固。

      很快,稀薄的天地灵气汇聚而来,以他为中心,形成了一个灵气的漩涡,被他牵动,通过全身穴位吸纳进体内,而后灌入丹海,再由那金色的真火淬炼。

      另一方面,他又将那真火也分成了无数道,或是注入经脉,或是包裹骨骼,用它来淬炼筋骨和经脉。

      时间久了,在潜移默化中,他的经脉被拓宽了,变得柔韧,骨骼上经由真火淬炼,也被抚平了瑕疵,变得光滑柔韧,更有点点金光萦绕其上。

      不知何时,他才跳下岩石,用真火淬炼之后的身体,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爽。

      “很好。”一吼酣畅淋漓,叶辰一步踏下,真气奔涌,汇聚在掌中,手指之间竟然还有丝丝雷电游走。

      此掌法乃是他历练所得的攻击玄术,其名奔雷掌,有奔雷之势,有雷鸣之声,强势霸道。

      也正因如此,施展此术,对肉身强度有较高的要极高求,不然霸烈的奔雷掌,在伤敌的同是,也或许会伤到自己的经脉和筋骨,这就是霸道玄术的弊端。

      有真火淬身,他的肉身强度、经脉和骨骼的坚韧度,已经完全可以忽略奔雷掌的自伤。

      “与正阳宗一般无二。”叶辰摸了摸下巴,而他,曾经就是正阳宗情报阁的弟子,平日里除了修炼,便是搜集一些简单情报,也正因为如此,他最后一次下山,才被青云宗的弟子打破了丹田。

      不过,作为曾经正阳宗情报阁的弟子,叶辰还是敏锐的觉察到,这恒岳宗也如正阳宗一般,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,但暗地里却是暗潮汹涌,各个派系之间的暗斗,是从未停歇过的。

      不知何时,他才收了卷宗,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,这才回到了小灵园,倒头便睡着了。

      随着一口浑浊气息被长长吐出,他翻身跳了床,面目红润,精神甚是充沛,连气息都浑厚了不少。

      入眼,便是一条奇长的石梯,直通灵山之上,直到没入云端,叶辰都还未看到了尽头。

      深吸一口气,叶辰抬脚一步步走了上去,每走一步都能深深感受到浩瀚磅礴之气迎面涌来。

      最后一步踏下,叶辰抬眼看着眼前的世界,远处群山苍劲,古木参天林立,灵气朦胧氤氲,云雾缭绕弥漫,云端之中不时还有仙鹤翩舞而过。

      清晨乃灵气和日月精华最精纯之时,叶辰一路走来,看到了很多勤奋弟子盘坐在岩石之上吞纳修炼,以至于叶辰从他们身边走过,他们也只是匆匆瞥了一眼。

      九清阁中有三三两两进出的弟子,每一个弟子看到叶辰这张生面孔,都会上下打量一番,只是当探查到叶辰只有凝气一重时,也都会露出不屑之光。

      “就是这里了。”叶辰抬头看了一眼阁楼,迈步走了进去,递上了自己的推荐信函。

      大堂中,接收信函的乃是一个青衣长老,当听到是张丰年介绍的来的,那青衣长老还不忘抬头上下打量了叶辰一番,这才打开了信函。

      “这人长得也太...太无法无天了。”暗自咂舌,这是叶辰心中不禁这样说着。

      不怪他如此,主要是这青衣长老,长的太扭曲了,眼睛、鼻子、嘴巴都是斜的,而且还不是朝一边斜,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,那就是上去给他掰正了。

      这里除了青衣长老,还坐着三个人,一个大肚便便,一个干瘦如柴,第三个还算正常的,他们交谈甚欢,看样子不是这样的长老,而是跑来串门的。

      青衣长老看完之后,将信函递给了其余三人,笑道,“三位师兄,你们商量商量,谁愿意做这叶辰小友的师傅,这是张丰年介绍来的,多少给他一些薄面。”

      “十六岁。”钟老道眉毛一掀,“十六岁才到凝气一重,你这天赋也忒......啧啧!”

      说着,钟老道有干咳了一声,已经起身,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,说道,“那个,我天阳峰还有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      话未落,肥硕的钟老道,已经溜烟儿跑出了大堂,生怕青衣长老把他拽回来收叶辰为徒。

      钟老道走后,葛洪也站了起来,倒背着双手,不屑瞥了一眼叶辰,“我地阳峰,也不收废物。”

      大堂中也只剩青衣长老,钟老道和葛洪前后开溜,青衣长老只好把目光放在了青阳真人的身上,“青阳师兄,就当卖我一个薄面,把他收了吧!”

      青阳真人皱了皱眉头,而后轻轻摇摇头,说道,“青衣师弟,他还远没有达到进入了人阳峰的资格,恕我不能答应,他的天赋太差了。”

      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说着,青阳真人也轻拂衣袖,如一阵风一般走出了大堂。

      对于这些,叶辰很理解,可以想象,一个十六岁的修士,修为也只是凝气一重,这天赋该有多烂,这要是收为徒弟调教不好,不被别人笑话才怪呢?

      看着堂下的叶辰,青衣长老干咳一声,笑道,“小友,看来你只能做一个实习弟子了,你可愿意?”

      “那好。”青衣长老从衣袖中取出一块白色的玉牌,而后真气萦绕指尖,在玉牌上刻下了叶辰二字,这才递给了叶辰,笑道,“小家伙,这是你的玉牌。”

      除了这些,青衣长老还取出了一个玉瓶,玉瓶虽然被密封着,但叶辰还是能嗅出药香之味,不用说着玉瓶中放着的就是有助修炼的灵液。

      “因为你是实习弟子,所以没有恒岳功法、没有恒岳道袍,而这玉灵液,你也只能领一瓶。”

      “好了,去灵器阁领一件灵器吧!”青衣长老笑了笑,说着还不忘拍了拍叶辰的肩膀,声音温和,没有丝毫的强者威严,“小家伙,好好努力,三个月之后看你表现。”

      ①本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投稿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
      ②如相关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,读者热线 。

    (责任编辑:admin)
    相关内容:
    万古神帝
    http://www.r7btye.cn立博最新网站在业界拥有非常高的地位.欢迎进入立博官网下载注册了解最新的优惠资讯,选择最快的线路体验最奢华的娱乐!立博官网下载,立博注册,立博最新网站